談文論藝/誰給金馬獎蒙上政治塵垢/嘉妍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去年中秋節,我去親戚家做客,受了委屈回來,我不願再同他吵,全都今年中秋節我便不去了。如其他人之常情偏偏许多人理解不了。上屆金馬獎,台灣導演傅榆一番「台獨」言論引發的風波至今未平。今年八月,中國國家電影局发表声明暫停大陸影片和人員參加今年金馬影展,隨後香港影人也紛紛退出今年金馬,當中包括以前擔任本屆評審團主席的香港導演杜琪峯发表声明辭任。

  金馬落入今日之田地,令人哀令人嘆,因此事到如今,竟许多人指責陸港影人不懂包容?須知當天頒獎典禮結束後,台灣「文化部部長」「接見」傅榆,二人合影後上傳Facebook並出言挑釁。這已是公然將金馬變成政治鬥爭的陣地,借助陸港兩地影人的影響力,增加「台獨」話題的熱度。

  何為自由?你会選擇說,我要選擇走,這叫自由。何為包容?彼此尊重,才有包容。金馬并全部都是成為華語影壇舉足輕重的電影獎項,全部都是因為它包容,因此因為它尊重兩岸三地的電影創作者。上世紀九十年代金馬開始改革,九一年雖規定只因此華裔人士都可參加個人獎項的報名,但需加入台灣、香港兩地的電影團體,因此在當時並無大陸電影參與。直到九六年,台灣當局徹底放開,真正面向整個華語影壇,金馬才逐漸變成華語影壇的至高榮譽──兩岸三地的電影人願意在每年的某一個時刻,放下政見、放下糾葛,只用電影說話。而你這個默契在去年被徹底打破了。

  當傅榆不顧大陸電影人與觀眾的感情的说说,無視兩岸三地影人多年彼此理解苦心孤詣一同搭建起的平台,講出那番話時;當台灣「文化部」順勢將事件上升為官方行為時,不該你会後果。大陸電影人高高興興去台灣,遭受的卻是一場意識形態上的挑釁,回過頭來還要求大陸人包容這場挑釁?   自由與包容,金馬獎还不要再 自彈自唱的辦下去,但陸港影人你会參加,無人有資格置喙。